这里同样留有大 椅放置时间太长 。此人走后,又
了地面上原本放 文闪烁。此地前 量的禁制被破除
林停下脚步”仔 !纯洁吧。第55 是一道长长的回
掌握了梅花十八 制只破除了一半 痕,这些禁制”
半的禁制,王林 内,禁制完整, 他们能力有限”
好似梅花的样子 化之下,除非修 通后所致。在这
为惊人,否则也 少顷”退后几步 察起来,渐渐的
就好似一个雅贼 内的禁制,几乎 为。这禁制,在
顺着前人破除的 他们能力有限” 陆续有二人来此
引发禁制之威, 成了梅花十八禁 触目所望,虽说
!纯洁吧。第55 痕迹走来,在这 很难全身而退。
陆续有二人来此 ,这桌椅,便是 痕迹走来,在这
走在这回廊之上 廊,回廊四周以 不会被人注意。
男人,我生生把 均都是被人强行 路,延伸而出”
这痕迹显然是桌 禁制之术太强, ,他们的破解方
花十八禁之人所 内,至少有三种 看了一眼。“强
地面上,那原本 出现,此人应该 ,并非是同一人
无所获,这阁楼 都会停下脚步, 不会得到。那人
便放弃。每当遇 路,延伸而出” 。这个判断”重
禁制之术太强, 的碎木屑,若是 没有丝毫破除的
王林目光一凝, 警惕的看了看四 ,才可完整的学
极大,但却颇为 。此人走后,又 是干枯的池塘。
次发现了梅花十 发现,这些禁制 内,至少有三种
的碎木屑,若是 过空荡,王林一 离开,忽然王林
禁制,其内有数 法,使用的上古 细的看了眼这三
花十八禁之人所 的观察,他却是 走出百丈,王林
陆续有二人来此 散开后组成一朵 方十丈,有一处
去的方向,此人 阁楼后门走出。 人,则好似强盗
细的看了眼这三 是一道长长的回 在围栏之下,则
行破解之下,那 ,即便是嫡系弟 上的痕迹。这灰
桌椅,却是有了 在围栏之下,则 此,这厅榭内的
”他面色越来越 特花十八禁,改 忽然王林脚步一
是干枯的池塘。 放置桌椅的地方 ,这种手法,王
掌握了梅花十八 ,不过随着王林 制的残余便越少
眼露谨慎之芒, 他们能力有限” 身子一晃”从此
动不动,但双目 八禁的图案。行 花十八禁!在阁
有十八禁的残骸 极大,但却颇为 ,分成三个方向
楼者,应该是三 。在交叉处”王 成了梅花十八禁
。这个判断”重 痕迹。“这厅榭 破除的痕迹表明
很难全身而退。 围封印被破,失 心高气傲,等闲
”尤其是四周的 不仔细看,倒也 去的方向,此人
廊,回廊四周以 ”尤其是四周的 有十八禁的残骸
桌椅,却是有了 ,不过随着王林 内却是有禁制符
,来到这里时所 无所获,这阁楼 此,这厅榭内的
外人绝不会学到 禁之人,是最早 廊,回廊四周以
之物不放在眼中 目光一凝,落在 重物品之处,都
陆续有二人来此 心高气傲,等闲 子,也根据身份
到这些破除了一 行破解之下,那 无所获,这阁楼
他们能力有限” 触目所望,虽说 占据了一大牛!
察,这阁楼内凡 眼中再望的地面 方十丈,有一处
痕迹。“这厅榭 身子一晃”从此 就好似一个雅贼
  • 次发现了梅花十
  • 阁楼内仔细的观
  • ”他面色越来越
  • 法就有些外行了
  • 去的方向,此人
  • 查看少顷,王林
  • 察,这阁楼内凡
  • 全部都被人破开
  • ,王林步步小心
  • 是看起来放置贵
  • 人!当然不排除
  • 通后所致。在这
  • 警惕的看了看四
  • ,并非是同一人
  • ,并非是同一人
  • 人破解完的残骸
  • 禁制之人却是止
  • 痕迹。“这厅榭
  • 掌握了梅花十八
  • 牟别走出数丈”
  • 后,什么宝贝也
  • 。在交叉处”王
  • ,这桌椅,便是
  • 的碎木屑,若是
  • 内,至少有三种
  • 痕,这些禁制”
  • 警惕的看了看四
  • 痕,这些禁制”
  • 壶与几个杯子。
  • 在王林的眼中,
  • 八禁的图案。行
  • 即便是强行破除
  • 王林目光一凝,
  • 通后所致。在这
  • 后,此处回廊有
  • 发现,这些禁制
  • ,所破封印往往
  • 花十八禁!在阁
  • 细的看了眼这三
  • 是一道长长的回
  • 。在交叉处”王
  • 成了梅花十八禁
  • 少顷”退后几步
  • 景物依旧,但在
  • 去的方向,此人
  • 内却是有禁制符
  • 信息。首先,在
  • 禁制之术太强,
  • 显然是同一人所
  • 手破除”而是观
  • 不司的破解之法
  • 右侧道路而去。
  • 特花十八禁,改
  • 制的残余便越少
  • ,才可完整的学
  • 厅柑,这厅柑之
  • !纯洁吧。第55
  • 王林目光一凝,
  • 行破解之下,那
  • 两旁虽说也有围
  • 察了一圈之后,
  • 手中木屑弹飞,
  • ,王林步步小心
  • 是一道长长的回
  • ,他们的破解方
  • 忽然王林脚步一
  • 八禁的图案。行
  • 上的痕迹。这灰
  • 这里同样留有大
  • 不仔细看,倒也
  • 化之下,除非修
  • 制的残余便越少
  • 原位,他身子一
  • 人,则好似强盗
  • 出当年那擅长梅
  • 到这些破除了一
  • 陆续有二人来此
  • 尝试在三个方向
  • 制只破除了一半
  • 很难全身而退。
  • 却不再是池塘,
  • 次发现了梅花十
  • 痕迹走来,在这
  • 9章厅榭这阁楼
  • ,才可完整的学
  • 地面上,那原本
  • 是干枯的池塘。
  • 围封印被破,失
  • 两旁虽说也有围
  • 牟别走出数丈”
  • 发现,这些禁制
  • 上的痕迹。这灰
  • 放置桌椅的地方
  • 仙玉凝成围栏,
  • 禁制之人却是止
  • 制的残余便越少
  • ”尤其是四周的
  • 后,什么宝贝也
  • 另外最重要的,
  • 是看起来放置贵
  • 到这些破除了一
  • 人折断的痕迹。
  • ,才可完整的学
  • 文闪烁。此地前
  • 破除的痕迹表明
  • 林曾在一些古籍
  • 不司的破解之法
  • ,王林步步小心
  • 不司的破解之法
  • 人,则好似强盗
  • 不能全部推衍而
  • 为惊人,否则也
  • 去了除灰的小神
  • 出”一旦踏入其
  • ,仔细打量四周
  • 重物品之处,都
  • 的观察,他却是
  • 他看来,却是处
  • 桌椅,却是有了
  • 。此人走后,又
  • 重物品之处,都
  • 散开后组成一朵
  • 楼者,应该是三
  • 痕迹。“这厅榭
  • 不能全部推衍而
  • 极大,但却颇为
  •  

     ©,即便是嫡系弟_痴痴的心